首页 民间故事 旺夫奇女

旺夫奇女

分享到:
关闭
小编:白衣少浅浅笑 2022-06-27 分类:民间故事 阅读(360)
听故事 - 旺夫奇女
00:00 / 00:00

-

+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1

宋朝时,扬州人信佛,对和尚僧侣很敬重,寺庙香火一向鼎盛。这天,白马寺内的善男信女正虔诚地磕头焚香,突然从边廊走过的住持圆真大师叫道:好一个旺夫兴业之痣!

声音虽不大,善男信女们却听了个明明白白。他们惊愕地顺着声音望去,偏殿处站着个女人,身材窈窕,面掩白纱,其面容影影绰绰,姑娘耳轮处有一颗小指甲盖大的黑痣,十分扎眼。

姑娘听到圆真大师的话,不敢细问,低头疾步而去,她猜想:大师说的一定不是她,或许是旁边其他人。

圆真大师望着姑娘的背影,喃喃自语:可惜了一个好女子,旺夫兴业却无人能识。

善男信女中有不少三姑六婆,有人好奇地询问圆真大师何出此言。圆真大师哈哈大笑:天机不可泄露。该女子天赋异禀,实乃大吉大利、大富大贵之人,娶得该女子的人,家道兴旺,逢凶化吉;负该女子之人,诸事不顺,晚年凄凉。

这究竟是谁家的姑娘?几个大嫂大婶急追几步赶过去。那女子三寸金莲走得缓慢,没一会儿就被好事者赶上了,她羞得想躲却恨地上无缝,有人惊呼道:这不是梁素梅吗?

梁素梅?热情高涨的人们被呛到了。梁素梅趁人们正发愣,疾步离去,留在原地的人们叽叽喳喳,说什么的都有。

这位梁素梅,今年二十一岁,早过了婚配年纪,却无人上门提亲,原本和张家订了娃娃亲,却在四年前退了婚。梁素梅的父亲开立私塾,德高望重,梁素梅长相清秀、知书达理,本当不愁婚嫁。可这样的好女子偏偏横遭劫难,四年前她外出看花灯,路过树林被一采花贼掳去奸污了,此案至今未能找到元凶。可怜了这如花似玉的黄花闺女,女子的贞操何等重要?张家得知此事后当即退婚,梁父哪受得了这个打击,自此一病不起。梁家私塾也开不成了,母女整日藏在家里以泪洗面。

出家人不打诳语,这被人玷污的残花败柳居然旺夫兴业,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引起了骚动。女子失贞当然是大事,但若她是旺夫之命,娶来有何不可?何况梁素梅品性端庄、生得美丽,便有不少男子打起了她的主意。

冷清的梁家忽然热闹了起来,梁母对上门提亲的人以礼相待,诚心希望女儿能找到好的归宿。可是,梁素梅对那些歪瓜裂枣一概不理,她放出话来:此生已绝婚嫁之心,将长伴父母身边,老了以后就一盏青灯伴古佛。

梁母明白女儿的心思,与她青梅竹马的娃娃亲张原貌若潘安,满腹经纶,这帮提亲的乌合之众,哪个能跟他相比?只可惜,那已是明日黄花。

再说,梁素梅有旺夫命的消息传到了张家人耳里,张家是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财主,叔父在京城里做大官,当初,张家老人虽然很喜欢梁素梅,但一听说她被奸污,立刻就退婚了。张家这样有名望的大户岂能娶有污点的女子,虽然他们明知道梁素梅是无辜的受害者。

张财主和夫人对梁素梅的命运惋惜,对圆真大师的测算半信半疑,张财主说:不管是真是假,我们和梁家的缘分已尽,原儿马上就要和通县马师爷的女儿成亲了,马家女儿德才兼备,怎么也不比素梅差啊。

梁家出事后,张家一直在重新找儿媳,通县马师爷的女儿马娴雅就是他们千挑万选的,马师爷对这桩婚事一千个一万个满意,提亲不过两个月,就急着要将女儿送来成亲。

2

成亲这天,五六十人的迎亲仪仗队吹吹打打好不热闹。张原身披红袍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前面,马娴雅的喜轿跟在后面,张原面带笑容不时地回头去看新娘。从通县到扬州近百里,要走大半天才能到达。迎亲队伍走到一片小树林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大家停下歇息,取出早已准备好的
HXfQ3std9Fs39DniFhJaScvTJdN+wz60szxShq9ZcHo=
干粮果腹。

这时,树林深处有一只红狐忽隐忽现地朝这边张望,有人说:你们说出现红狐是吉是凶?当然是吉了,这树林经常有红狐出没,前段时间我还看到了呢话音未落,那人突感头晕目眩:哎呀不好,着了道了!四周的同伴也东倒西歪,支撑不起。

恍惚间,那只红狐向人群走来

等人们一个个慢慢苏醒过来,周围一切未变,身上没有伤,财物丝毫未动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们发现新娘坐在树干上发傻,她还蒙着盖头呢。

马家送亲的人掀起马娴雅的盖头,只见她目光呆滞,像丢了魂一般,被推了好几下,她才醒过来放声大哭说起刚才所见

刚才大家一个接一个倒下时,马娴雅正坐在轿里吃饼,一只红狐挑开喜帘,居然说出了人话:你与张家八字不合,若要成亲必遭横祸。马娴雅吓坏了,说她和张原的八字是算过的,适合婚配。红狐却说,他们冲了一个拥有旺夫天命的女人,八字倒转变为孽缘,此女就在离此东南方向四十里处。

马娴雅刚要问那女子是谁,红狐一溜烟儿不见了,等她被人推醒,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跑到树干上了。

此事实在诡异,有人悄悄嘀咕:那有旺夫命的女人一定是梁素梅,她家就离此地四十里,张原原本是要和她成亲的。

此话一出,大家疑虑重重,吹唢呐的没心思吹了,打鼓的没劲打了,一行人心事重重、窃窃私语地继续送亲之行,张原坐在高头大马上也笑不出来了。

一路上,总感觉有人跟着

队伍慢慢腾腾耽误了小半天,天快黑才到张家,张家人早已等得心焦不已。张原翻马下来,悄悄对父母说:半路上我们遇到怪事了,梁素梅是旺夫天命,是受上天庇佑的,我们得罪了她,上天派下红狐来问罪了,咱张家只怕会自此祸事连连。

张家夫妇听得如堕五里雾中,可成亲仪式还得举行啊,多少人等着呢。张原硬着头皮去迎喜轿,突然嘶啦一声,红色喜服从袖子处开始脱线,张原慌忙去扯,越扯越乱,好端端的喜服竟一块块脱落,破破烂烂活像个乞丐。

这时,喜轿里的新娘大叫一声冲了出来,她掀掉盖头花容失色,忙着扑打身上的火苗。原来,她刚才等着下轿,不知为何衣服上起了火,好在火苗不大,冒了些青烟就熄灭了,可惜,那描龙绣凤的新娘服被烧了个洞,穿不成了。

一个变成乞丐,一个变成火神娘,这副模样怎么行大礼?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之事惊得不知所措,马娴雅一跺脚:这亲我不结了,真成了亲我只怕活不过今夜。

这时,张原的奶娘急匆匆跑来:不好不好了,新房喜帐莫名其妙自燃了

宾客稀里哗啦逃了一大半,生怕沾上什么祸事。事情闹成这样,张财主夫妇只好暂停成亲仪式。第二天,马娴雅坚决要回娘家,张家也没拦着,好端端的喜事就这么黄了。

张马两家成亲路上的怪事,很快在扬州城传得沸沸扬扬。对于梁素梅的身份来历,上天赐予她的旺夫兴业、不可侵犯的天命,也被添油加醋传得活灵活现。再没人敢嘲笑梁家了,不少人家打着小算盘要把梁素梅娶到手,好好供着。

对于这些变故,深居简出的梁素梅毫不知情,她每日习书作画,伺候父亲,侍弄花草,看着越长越旺盛的花,她感伤命运,常常不自觉地垂泪。

这天,梁素梅正望着盛开的花朵出神,有人来敲门,是个女子的声音,打开门一看,一位美丽端庄的女人对她露出笑容:姐姐,我姓马,可否出来一聚,有个人想见你。

梁素梅满心疑惑,但又觉得对方亲切得让她无法抗拒。她回屋戴上面纱,跟那女子来到一家茶铺的包间里,两个男子正在里面坐着品茶,其中一个男子一见到她就动情地叫道:素梅

3

传闻梁素梅四年前被采花贼奸污之事有了新注解,那是玉帝三皇子临幸于她,目的是输其仙气。这样的传言是荒唐了些,但梁素梅当初的那桩丑事,现在反倒被人羡慕了。

有人问及圆真大师,圆真大师笑而不答,算是默认。

张原的父母其实一直在关注梁素梅,若不是四年前那件事,他们早就满心欢喜地娶了这房儿媳,如今这样一闹,他们又起了重新提亲的念头。

此时,到梁家提亲的人踩烂了门槛,达官贵人排成队,京城里王爷的世子都来提亲呢,哪轮得到小小的张家?张原也不抱希望,他埋怨父母道:都怪你们当初非要退亲,素梅哪里做错了?她当时也是横遭不幸,你们却翻脸不认人。

当时还不是为了张家的颜面嘛,像张家这样有头有脸的人家,谁愿意娶个遭人凌辱过的女子?当然现在情况不同了,张家夫妇厚着脸皮挤进梁家,向梁家二老又是赔礼又是道歉,要重修旧好。

梁母温柔贤淑,虽然对张家有气,但表面没有发作,她深知女儿的心思,所以留了几分面子,她说:我去问问素梅吧。

过了一会儿,梁母传来素梅的意思:她同意了,但要风光大婚,在扬州大街一路吹打迎进张家正门。

张家夫妇欣喜不已,当即答应。凭着梁素梅的旺夫命,还怕张家今后不发达吗?做梦都要笑醒了。

梁家和张家再次订亲,久病缠身的梁父郁结之气舒展开了,病竟然好了,准备重新开私塾。

为防夜长梦多,张家商定一个月后就与梁家完成成亲仪式,至于他们千挑万选的马娴雅小姐,管她做什么呢?听说她也要成亲了,是通县一个衙役的儿子。

梁素梅重新拾起四年前荒废的绣活,为自己绣嫁妆。月上枝头,烛影绰绰,梁素梅坐在灯下感怀不已

原本她遭遇横祸后,想过自尽一死了之,只是怜惜年过半百的父母无人照料,而她又没有兄弟姐妹可以依托。况且她还有一口怨气未消,就是没有抓住污辱她的凶徒,不报此仇,她无法瞑目。

至于什么玉帝三皇子的事,纯粹是编造的。原来这个主意是马娴雅出的,是为了洗刷她的污点。马娴雅其实早就和衙役之子相好,但她当师爷的父亲坚决不同意,硬逼着她嫁给张原。衙役之子找张原谈判,两人一合计,就导出了树林里遇红狐的一出戏。

那一直跟在迎亲车队后面的就是衙役之子,他在食物里下了迷药,迷倒了所有的人,至于那只红狐,只是无意中路过的而已,他们正好借机利用了,让它融进了事先编好的故事里。当然,张原的奶妈也是同伙,后面喜服毁坏着火都不过是小把戏而已。

与张家结亲未成,马师爷只好把女儿下嫁给衙役的儿子。而张原一直情系梁素梅,无奈父母势利,又顾及名誉,硬是要退婚,逼他娶马娴雅,正好关于梁素梅旺夫天命的传言传出,张原就利用了,得以顺利与梁素梅重修旧好。

梁素梅在灯下刺绣,感伤自己的命运,又庆幸自己能遇上张原这样重情义的好男人,唯独没能抓住真凶这事让她纠结于心。恍惚间,绣针不小心扎到手指,血珠冒了出来,生生地疼。

绣布上突然出现个人影,梁素梅大惊,她回头一看,差点晕过去,这不正是四年前奸污她的采花贼吗?这些年来,她无数次梦到要把他剁成肉酱,今天他却从天而降近在眼前。

那男子四十开外,身强体壮,他淫笑着逼近:小姐还好吧?我什么时候成了玉帝三皇子了?嘿嘿

采花贼向梁素梅扑来,梁素梅刚要大叫,采花贼恶声恶气地说:你耍的什么鬼把戏?小心我揭穿了,让你跟姓张的小子过不安生。

这话点中梁素梅的软肋,这采花贼最是心知肚明,什么玉帝三皇子纯属胡说八道,只是为了把黄泥巴塑成金饽饽而已。采花贼以为梁素梅服软,更加猖狂,就要上来扯她的衣服。

啊!采花贼突然痛叫一声,捂住眼睛发起狂来。梁素梅手里的绣花针正中他的眼睛,她等这一天好久了。采花贼失心疯一般捉梁素梅,打翻了烛台,家具被撞得东倒西歪,而梁素梅则灵活地在家具之间穿梭。

梁家夫妇闻声而入,那采花贼走投无路,狗急跳墙往门外冲去,但因眼睛已伤,一脚踏空掉到楼下,蹬了几下腿,没气了。

采花贼恶有恶报,他摔下来头先着地,扭断脖子,死了。

没过多久,闻讯而来的衙役检查了一下现场,发现这采花贼正是通缉多年犯案累累的江洋大盗,他极会易容,只有在寻花问柳时才露出本来面目,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抓着他。

江洋大盗夜闯民宅试图骚扰良家妇女,却被梁素梅巧计制服,果然是女中豪杰、天命不凡

白马寺里,小沙弥问圆真大师为何认定梁素梅有旺夫命,圆真大师笑道:我看她经常颂经焚香为父母、为张家祈福,一个有如此孝心,又能对抛弃她的人还心存善念的贤德女子,怎能不旺夫?至于那颗痣嘛,其实没什么说法,只是我借机利用一下而已。
梁素梅与张原成亲后恩爱有加,梁素梅上孝公婆、下爱子女,把张家里外琐事打理得井井有条,张原做生意一帆风顺,得到各地商贩的支持。直到两人百年终老,张家一直太平安宁、人丁兴旺、财源滚滚。大家都说是梁素梅的旺夫兴业天命所致,实际上,似张、梁二人这等讲信誉、重情义之人,在哪儿不会兴旺发达呢?

献吻 74

巴掌 60

内容:
剩余字数:360/360


     :: 正在为您加载评论……


每页10条,共0
play
next
close
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
公众号更精彩

返回顶部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