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暖心故事 雪地里的红棉袄

雪地里的红棉袄

分享到:
关闭
小编:忽如远行客 2022-06-27 分类:暖心故事 阅读(187)
听故事 - 雪地里的红棉袄
00:00 / 00:00

-

+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(一)
30年前,我8岁。
母亲不在了,一群孩子挤在父亲的脊(jǐ)背上,讨吃求穿,日子十分凄惨。
一个好心的媒人看着可怜,说家里没有女人,日子少光彩。于是,在那个青黄不接的春天,我大哥牵着一头瘦毛驴驮回了我的嫂子。她年长我15岁,嫁来时,驴屁股上绑着两袋玉米,哥说是嫂子用彩礼钱换的。
大约是那年冬天吧,嫂子生了孩子。有一回,大哥趁嫂子不在,悄悄端给我一碗小米粥。嫂子回来时,我已舔净了留在嘴角的米粒。嫂子借故支走大哥,说锅里有碗米饭,留给我的,里面掩着两个鸡蛋。
我没喝,也没吃。
我跑到河里,破冰给侄女洗尿布。
阿九,你太小,洗不净。嫂子赶来,抱我到河边。她把我红肿的小手拉到她的怀里暖和,然后摸出两个鸡蛋,还热,吃吧。
那天,风大,雪大。嫂子穿着红棉袄,在雪地里像一团火焰。
(二)
20年前,我18岁。
嫂子给我剃个头,然后背着行李送我到小镇的车站。阿九,咱家你有出息,外出读书要学会自己疼自己。她说。
那天,风大,雪大,隔着车窗,嫂子跑着向我招手。我觉得是一团火焰在雪地里跳跃,尽管她穿的棉袄是蓝色的。
(三)
现在,我38岁,号称作家。
父亲和大哥相继随我母亲去了。他们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都是给嫂子的:真有来世,我变把椅子,让你坐着歇歇。
到写这段文字,我与嫂子最末的相见是去年春节携妻带小回老家去。
那天,风很大,雪很大。透过玻璃,我看见嫂子从屋外抱着柴草进来给我烧炕,我觉得雪地里有一团火焰永不熄灭。虽然她穿的棉袄是黑色的。阿九,你腰疼是不是熬夜坐的时间太长?她说,都这岁数了,还不会自己疼自己。
我没有说话,盯着嫂子久看,我突然发现她眼睛已深陷下去,像一眼枯井,而且头发竟也全白。但那一刻我跟30年前一样想:嫂子其实是最美的。
后来,我在日记里写过这样的话:嫂子是弓,我们是箭,弓因箭而弯。

献吻 48

巴掌 16

内容:
剩余字数:360/360


     :: 正在为您加载评论……


每页10条,共0
play
next
close
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
公众号更精彩

返回顶部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